第四十四章:那个意气奋发的年轻人什么时候死掉了?
作者:享耳十二      更新:2019-05-12 15:04     
  “任务结束”。

  郭十二一行人回到奥威的酒馆门口,这个SS级别的剧情任务的确不错,李杜从一进去就开始哭,哭到了现在都停不下来,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所以唐吉只能委屈自己,抱着李杜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痛苦,是的,唐吉真的很委屈自己。

  “哈哈哈哈哈,诶呀,这可怎么办,很难办诶”,唐吉抱着李杜,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见者伤心啊!

  “我以后,要是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一定要打死我”,王十三小声的对郭十二说道,郭十二点点头,“一样”。

  “既然都已经到了一百级,那什么时候去太阳神的山洞呢?”,秦之雄问道。

  唐吉依旧露出痛苦的表情,“哈哈哈哈,反正现在结束的也早就现在去呗,哈哈哈”。

  秦之雄也默默的给郭十二说道,“一样”。

  “咚!”,李杜一拳打在唐吉的肚子上,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带着一丝哽咽说道,“周末吧,不要这么急”。

  郭十二也点了点头,“那就周末吧”。

  李杜一脚踩在因为收到打击而趴在地上的唐吉的脑袋上,“给我把你的痛苦收起来一些,不要表现的太明显,不然身为一组的我,可是会—心—疼—的”,李杜每说一个字,脚就扭一下,这个动作像极了踩烟头,就连郭十二都感觉,唐吉的头顶在冒烟。

  “他还活着吧”。

  李杜向下看了一眼,“还有气就动一动”,只见唐吉慢慢的扭了扭自己的屁股,李杜抬起头笑着看向郭十二,“看见没,这就是男人坚强的生命力”。

  于是,大家纷纷下线,约定了周六一起去太阳神山洞,王十三因为等级还不够,唐吉已经安排了科器的人陪他一起刷任务,和众人告别后,郭十二来到了神寒之林,他想把自己即将觉醒的事情告诉寒琪。

  “寒琪!”,郭十二已经在神寒之林转了好久,可就是看不见寒琪,“不会吧,寒琪竟然有一天会不在神寒之林”,郭十二等了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下线了。

  “郭总!喝!”,一群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在包间内高举着酒杯,一个个喝的是面红耳赤,地上全是呕吐物,看样子战斗的时间不短啊!

  这个郭总便是郭墨的父亲,本名叫郭安华,一个人常年在外,像这样子为了工作喝酒已经不知道多少个年头了,他有时候也在问自己,家乡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漂泊,有家却回不了,每当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总是可以得到一个答案。

  “家乡好!老婆孩子热炕头更好!可是这些都比不上让墨儿生活的好!”。

  郭安华站起来,举着酒杯,“喝!今天这笔生意就这样说定了!”。

  南方的夜晚总是很温柔,风很细腻,这让从小在西北农村,在土里翻腾过的郭安华很不自在,觉得这样的风哪能让男人吹!不痛不痒,带着酒劲,郭安华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他拒绝了同事送他,他想一个人静静,看样子,这次的回家之旅不止给郭墨带来了难过,也让这个年近五十,不善言谈的男人十分的懊恼。

  “怎么?怎么就不能和老子好好说话,老子在外面给你辛辛苦苦的赚钱,就算老子说话哪里不对,你受点委屈怎么了!我是你爹!你连你爹的这点委屈都受不了?你知道你爹在外面要受多大的委屈!”,这个时候就像是郭墨在眼前一样,郭安华想要将自己肚子里面的苦水往出翻一翻,“你小学我就不在你身边,这么多年过去,你性子越来越横,一两句话不对扭头就走,这是做儿子的应该有的吗?初中不好好学习写什么小说,我把小说扔你脸上我比你还心疼啊!你是我儿子啊!你的脸比我的脸都金贵,你怎么就不懂啊,你好好学习了,你要两万的游戏,我说什么了吗?游戏买了,就不能说一句谢谢爸爸吗?”,郭安华越想越气,掏出手机,给郭墨打了过去。

  “怎么了?”,郭墨依旧是这样的语气,不冷不热。

  郭安华本来是打算和郭墨好好说一说话,可是郭墨的声音一起,就像一把大刀,一下在斩断了自己的柔情脆弱,“没什么,这不是快期中考试了嘛!好好考”。

  “你喝酒了?”。

  “听到我的话了没有,好好考试,要是敢退步,你看我砸不砸你的游戏”,这句话一出,郭安华一下子就后悔了,自己的这张臭嘴,怎么就是管不住呐!又是这样!

  郭墨许久没有吭声,郭安华实在等不下去了,“喂,说话啊”。

  “所以你做父亲的,除了给自己的孩子莫名的增加压力,还会做些什么?”。

  一听到这话,郭安华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老子还会给你赚钱!”,可是郭墨这个时候已经把电话挂了,郭安华看着手机,嘴角不自主的上扬,“真他妈是老子的儿子,脾气跟老子年轻那会是真的像,就一个字横!”。

  “咔擦”,郭安华像是踩到了什么,突然一下窜出来五六个小年轻,一个个染得五彩斑斓的头发,一个绿色头发的人弯腰捡起了什么东西。

  “喂!”。

  郭安华睁了睁眼睛,“嗯?”。

  “你把我手机踩坏了,赔钱!”,这绿毛说着,其他人已经走在了郭安华的身边将郭安华围了起来,郭安华这个时候就已经醒了一多半,眼角余光看见站在身后的人手中的刀片。

  “哎呀,你看看,刚喝完酒,一不小心踩坏了你的东西,多少钱,来叔叔看看”,郭安华说着伸手去拿,绿毛一下子躲掉,“看什么看!我给你说,我这个手机,四千”。

  郭安华看着绿毛手中所谓的被踩坏的手机,再怎么看也只是个手机模型,四千,心太黑了,但是郭安华还是打开钱包,将钱包里面的两千多块钱拿了出来,“你看,我这身上也没有四千,就两千,要不你委屈委屈?”。

  绿毛一看,“才两千?你打发要饭的?”。

  “那不然,你们和我去前面的银行取,怎么样?”。

  “算了,两千就两千吧”,绿毛说着一把拿过钱,“遇到了个穷鬼,真他妈倒霉!”,说着,这群五颜六色就笑着离开了。

  郭安华急忙向前走去,走到了人稍微多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好歹也是当过兵的,好歹也是当过兵的,老子好歹也是当过兵的”,郭安华捂着头,不断的重复这句话。

  “该回家了”,郭安华说完这句话愣住了,自嘲的笑了一下,“该回房子里”。

  明明人在他乡,哪还有家啊?

  回到房间里,郭安华按照惯例先跑到卫生间,对着马桶扣自己的嗓子眼,卫生间不断的发出呕吐声,随即便是水龙头打开的声音,郭安华洗了把脸,抬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脸上肥胖的肉,啤酒肚,因为熬夜形成的黑眼圈,嘴角的呕吐物残渣。

  到底是什么时候?那个意气奋发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死掉的?换来这一身酒肉身躯,不知道为什么,郭安华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竟然有一些恶心,于是急忙走出去坐在椅子上,看着落地窗外的灯红酒绿。

  “还真是失败啊”,郭安华笑着看向窗外,“真是失败啊”。

  “叮咚”,突然手机响了起来,郭安华拿起手机一看。

  “应酬辛苦了,早点休息,我会好好考试的”。

  郭安华看着这条消息,眼睛里面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

  其实自己也有很多无奈,放不下架子和儿子说话,总想着自己是当爸的,就算是发牢骚孩子也得听着,明知道不对,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郭安华擦着自己脸上的泪水,“我果然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了吗?”。

  窗外车水马龙,这是属于年轻人的世界,而自己,已经被生活拖垮,淘汰了,突然郭安华想起来在儿子小的时候自己和儿子玩小霸王游戏机的场景,已经过去很久了。

  “墨儿,爸爸好像很久没有和你玩过游戏了”。

  ps :希望喜欢的大佬们可以留言讨论一下,不然评论区好冷清哦,评论发大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