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你们会习惯被吊打的。
作者:享耳十二      更新:2019-05-12 15:04     
  “怎么?仗着人多欺负人少?真打起来,我可不觉得我会输”,斯诺也毫不示弱。

  唐吉笑着说道,“怎么会欺负你呢?我们最讨厌的就是欺负人,我说,把那个叫乐本的放了,别找他麻烦”。

  斯诺动了动手中的刀,“如果我不呢?”。

  “哦?要不然试试?”。

  “这样吧,让他把10000金还给我,我就放过他”。

  斯诺说完,唐吉回头看了一样乐本,“这个恐怕不行,毕竟输的原因不在于他,不过你既然这么想要钱,那这样吧,我们和你打一场,你赢了,我给你两万金,你输了,就给我一万金”。

  “唐吉”,李杜在身后小声的提醒道。

  “哈哈哈哈哈,你胆子够大的啊,什么时候开始”。

  “不知道”,唐吉挠挠头,“可能得过几天,因为我这边还有两个人正觉醒呢”。

  斯诺一听先是一愣,紧接着大笑起来,“这是什么?你不会真的打算拉两个还没有觉醒的人和我打吧”。

  “能赢再说吧,好了我想办法通知你”。

  斯诺将手上的刀收了起来,“一言为定”,说完瞪了一样乐本,便扭头走去,围观的人见没有什么热闹,也就离开了。

  “谢谢你们,我们甚至都不怎么认识,实在太感谢了”,乐本说着鞠了一躬。

  “太客气了”。

  李杜凑在唐吉耳边小声说道,“咱们能赢吗?”。

  唐吉也学着李杜的样子,小声的说道,“不一定”。

  “啊?”李杜嗓门突然大了起来,“什么叫做不一定,那可是两万金啊!”。

  “哎呀,又不让你掏,这刚好是一个机会,如果小孩子这次觉醒成功,刚好找一个能强一个层次的玩家来试试身手,我也好判断我自己的猜想”。

  李杜看着唐吉,知道唐吉心里又是有了什么鬼主意,也就不在发问了。

  “被神抛弃的人,有意思,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获得了赛车比赛的冠军吗?其实也没这么惨”,唐吉看着乐本说道。

  乐本挠挠头,“是郭十二,我能夺得冠军都是因为郭十二,那一刻我还以为神重新捡起来我了,没想到,还是赢不了”。

  “可是,这个模式赢不了,那就换一个玩嘛,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上面死磕?”,李杜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赢不了,我就越想赢一把,本来之前都是要放弃了,结果赛车比赛赢了之后,我觉得我还可以,如果,万一赢了呢?”。

  乐本说完,眼睛中散发着奇特的光芒,现在的秦之雄,唐吉和李杜并不知道,乐本眼睛里面的是什么,直到很久之后,秦之雄回忆起今天的场景时,才渐渐明白,乐本眼睛里面的不是别的,而是叫做希望的美好憧憬。

  “今天时间还早,咱们进去打一场,看看到底你是怎么被神抛弃的?”,唐吉说着看了一样李杜,“怎么样?”。

  李杜点点头,“可以啊”。

  “那就走吧”,说着唐吉李杜和秦之雄便往里走去,但是乐本却没有跟上,“诶?”秦之雄回头看着乐本,“愣着干嘛?走啊”。

  乐本呆在原地,被秦之雄这么一叫猛的回了神,“来了来了!”,笑着跑了过去,乐本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自己的队友因为听信别人说自己是被神抛弃的人,渐渐的离开自己,“别掉队”,这句话,乐本的确是很久没有听过了,是啊,如果是连队伍都没有,还怎么有掉队的情况呢?

  “呕,呕”,花绮罗弯腰在一边呕吐着,这正是美少女呕吐大法。

  “花绮罗花绮罗!我们再玩一遍好不好!再玩一遍这个车车”,寒琪双眼发着光,看着过山车,“好不好嘛”。

  “不好!”,花绮罗擦了擦嘴,“你不是很不情愿的和我出来看创世嘛,现在这么激动干嘛!”。

  寒琪撅了撅嘴巴,“可是,都已经出来了嘛,控制不住想玩”。

  “总之这个过山车你就不要想了,我的胃都要翻出来了”,花绮罗说完便拉着寒琪走向了一边,指着摩天轮说,“我带你去玩那个”。

  寒琪和花绮罗坐在慢慢升高的摩天轮上,寒琪看着窗外的远景。“原来,创世真的很美”。

  “是的吧,你虽然是npc,可是这个游戏里面的npc自由度相对来说也是很高的,既然咱们两个是朋友了,你没事就和我出来玩玩,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值得我交朋友的人了”。

  “花绮罗”,寒琪欲言又止。

  花绮罗皱着眉头看着寒琪,“你不是想那个废物了吧?”。

  “没有没有,只不过”,寒琪吸了一口气说道,“他快要觉醒了,我很担心他觉醒失败”。

  “要是连觉醒都失败了,那也太废物了”。

  “不是!”,寒琪急忙说道,“不是他废物,是他真的藏着太多东西了,把从小到大别人对自己造成的伤害都压在心里,我很怕觉醒后释放出来,他会受不了”。

  花绮罗点点头,“那也是废物,不过,他不是有队友吗?如果真的说觉醒失败,他的队友无论如何也会帮他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是嘛。。。。。。”,寒琪点点头,“也是,他有队友”。

  花绮罗挑着眉看着寒琪,笑着说道,“如果说一个人出现了只想要对方的情绪因为自己而波动,这个感情差不多就是爱情了,你?胆子可够大的”。

  寒琪看向花绮罗,“我我我,没有!”,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耳朵却红的不行。

  “真不知道,那样的废物,到底是有什么好的”。

  “郭十二,他其实真的很温柔,很善良”。

  花绮罗冷哼了一下,看着窗外说道,“寒琪,你知道,对于男人来说,最没有用的是什么吗?”。

  “嗯?”。

  “是温柔”。

  寒琪刚想反驳,却被花绮罗打断了。

  “可是,对于女人来说,最想要的却是温柔”。

  寒琪一脸的不解,“什么意思啊?”。

  “简单点来说就是,聪明的男人不会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十足的温柔,因为他们知道,女人一旦温柔享受够了,她们便会开始索要别的东西,那些东西,可比温柔要难弄的多”。

  “人和人之间这么复杂吗?连爱人之间都要计量得失”。

  “事实上,人与人之间要复杂的多,人总是在不断的计较得失,你的那个郭十二如果真像你说的,真的那么温柔,那他一定是在等有一天通过他的温柔获得更多的东西,纯真这种品质,在成年男人身上,基本上是不会存在的”。

  寒琪看着花绮罗,“郭十二不是这样的,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错了”。

  “唉”,李杜坐在台阶上叹了一口气。

  “唉”,唐吉坐在台阶上叹了一口气。

  “唉”,秦之雄坐在台阶上叹了一口气。

  三个人形成了低压区域,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你们,没事吧?”,乐本急忙问道。

  “被吊打了啊,唉”。

  “被吊打了啊,唉”。

  “你怎么一点你不开心都没有?”,唐吉看着乐本,乐本脸上甚至还挂着笑容。

  乐本挠挠头,“哦哦,我都习惯被吊打了,我觉得,不就你们也会习惯的,嘿嘿”。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