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凭什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作者:享耳十二      更新:2019-05-12 15:04     
  郭十二和王十三站在太阳神的山洞面前,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这次就不来了,等通过了,发个消息给他们就是了”,王十三说道,“别担心,你这次肯定可以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这一周来,我明白你又站起来了”。

  郭十二看着王十三,“好像之前还一直没有给你说过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更何况,我也会有对不起你的时候嘛”,王十三笑着说道,“我永远在你身后”。

  王十三说别的可能不一定会做到,但是“永远在你身后”,这句话,绝对是可以做到的。

  郭十二深吸一口气,“走吧”。

  这次,把痛苦掰碎给你看。

  “玩家郭十二”,一进入山洞,就传来了系统标准的女音,可是令郭十二奇怪的是,那个白金色长袍的人并没有出现,走着走着,郭十二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门,门上写着,“四年级二班”,郭十二看着这个牌子,久久不去开门,因为他知道,开门他会看见什么,即使如此,郭十二还是打开了门。

  这是一间教室,郭十二刚一进去,就听到站在台阶上的老师皱着眉头喊道,“郭墨!杜威!这么喜欢上课讲话是嘛!”,说着走下讲台,一把提起杜威的耳朵,“郭墨!坐着干嘛!”,一听老师这么凶自己,郭墨赶忙站了起来,走到了教室后面,老师将杜威拉到了郭墨的面前,让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这么喜欢讲话,来!现在就面对面给我讲!”,老师一边说着一边走回了讲台,“讲啊,不讲这课就不上了,你耽误上课一分钟,就是耽误整个班的同学一分钟,欠同学的你补得回来吗?”。

  “快讲啊!我们要听课!”。

  “是啊!讲啊!”。

  “都怪你们!”。

  一时间,班上各种抱怨声,郭十二站着看着这一切,嘴里面只重复着一句话,“你们凭什么?”。

  “好”,老师看着后面站着的二人说到,“不讲话也可以,来一人互扇一巴掌这事就当是结束了,郭墨,你平时听话,你先扇”。

  四年级小孩子的郭墨听到老师这句话,慢慢抬起头看向了杜威,杜威眨巴了一下眼睛,示意郭墨来吧,郭墨又看了一眼老师。

  “你看我干什么!扇他!”。

  扇他!

  扇他!

  这一句话不断地在教室里面徘徊,郭墨像是提线木偶一般,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拽动了,慢慢抬起了手,一挥手,扇向了杜威,杜威见郭墨扇了过来赶忙闭上了眼睛。

  突然,杜威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人摸了一下,这个力度哪叫扇啊?于是张开眼睛看了看郭墨,郭墨则是看向老师,“老师,扇完了”。

  “再扇!你那叫扇吗?你那叫摸,接着扇”,老师笑着说道,这个笑,包含着一种市井民众发现有热闹可以看的兴奋。

  郭十二快步走向教室后面的郭墨,“你为什么那么听话!这是不对的!你现在出教室!找校长,回家,给我回家!”,可是任凭郭十二怎样的叫,怎样的吼,眼前的自己更根本听不到。

  郭墨听着老师的话,抬起手,又摸了杜威的脸,一下,两下,轻轻的,摸着。

  “你这叫什么扇!杜威,你扇他!”。

  接到命令的杜威看了一眼老师,又看了一眼郭墨,手抬起,抡了个圆,郭墨看着杜威的这个姿势,“没事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会伤害我的”。

  郭十二一下子蹲了下来,挡在了杜威和郭墨中间,就在想抱住郭墨的一瞬间,一个巴掌透过了自己的身体,扇在了郭墨的脸上。

  “啪”,明亮且清脆。

  郭墨的脸上立马显现出一个五指巴掌印。

  “诶?”,郭墨双眼空洞,“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巴掌声一响,全班都开始大笑,老师也是,直到,杜威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郭墨的耳边回荡着这些个笑声,“你们?在笑什么?为什么要笑?我被打了,你们就这么开心吗?”,郭墨看见了杜威笑着的脸,“你笑什么?我不应该是你最好的没有吗?”。

  “你们笑什么!”,郭十二猛的站起来,愤怒的向四周喊道,“你们凭什么笑!凭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说着拿出了戒尺,跑向人群中,不断地挥打着,“你们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在笑,而我在哭!”,不知什么时候,郭十二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泪水,从这一天起,郭墨直到高中,没有交过一个朋友,郭墨不再信任任何一个人,能够相信的,只有他自己。

  在郭十二的挥打中,教室里的人慢慢变成了虚影消失了,等郭墨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场景已经发生了变化,自己站在学校的食堂里,而整个食堂的角落,坐着一个身材高大,但是过度肥胖的孩子,那便是初中的郭墨。

  “你看你看,和猪一样”,几个女生坐在一边议论纷纷,一边笑着,一边拿出手机,不时的有人还会看向郭墨,的确,过度肥胖导致他成了整个餐厅的笑话,郭十二坐在了郭墨对面,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看着郭墨面前的盖浇饭。

  “咔擦”,一旁的几个女生拿起手机偷拍着郭墨。

  “哎呀,糊了,再拍一张,诶?”。

  这个时候,郭墨的面前站着一个人,将郭墨挡在了身后,一直摸头吃饭的郭墨瞥了一眼,便没有再管了。

  郭十二看着将曾经的自己挡在身后的人,“看样子,我我后来完全是和你学的,申子琪”。

  “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多管闲事的,真讨厌”,拍照的几个女生看见申子琪,干嘛端起盘子走掉了。

  申子琪转身看着郭墨说道,“你怎么老是被这样欺负啊,你得反抗知道吗?”,说着将一包卫生纸放在了郭墨面前,“心心相应的,我都舍不得用,擦擦嘴,顺便把眼泪也擦了”,说完,申子琪便离开了。

  郭墨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心心相应,“她是怎么知道,我哭了?”。

  郭十二想到之前第一次觉醒时,自己在第一个场景就应经直接奔溃了,根本没有进入到这里,原来后面是这个样子啊!“申子琪”,郭十二看着女生离开的方向,“得和你好好说声谢谢”。

  “啪!”,突然一阵巨响,郭十二急忙回过头,发现场景又发生了变化,自己回到了家里,而面前的桌子上,有着一沓厚厚的本子,刚刚的巨响应该就是这个本子引起的,郭十二看着这熟悉的场景,头上不停的冒着虚汗,“不会吧”。

  这么想着,慢慢回头看去,看到了郭安华的背影,依旧那个站在郭安华面前,恐慌的孩子,那个曾经的自己。

  “写小说!你初三了你告诉我你写小说?我在外面辛辛苦苦挣钱就是为了你坚持你这屁都看不见的梦想?”,郭安华大骂道。

  “我的学习成绩没有后退”。

  “你好意思说,你的学习成绩没有后退,人家的孩子,都在进步,你原地不动就是退步”。

  郭墨撅着嘴看着郭安华,“他们考试在作弊,我。。。。。。”。

  “作弊?郭墨,你什么时候成了这样的孩子了,别人进步了你就说作弊,你为什么就看不见自己退步?”。

  “我没有错,我没有作弊,他们进步是因为作弊,我为什么要看我自己?”,郭墨很不解,很不明白为什么一有争执,自己的爸爸总是让自己先从自身上找错误,“我没有退步”。

  郭安华,大力的喘着气,“好啊,知道顶嘴了,看样子你这小说写得给你长本事了!我给你说,今天我就给你把小说撕了,以后你要是敢跌出班级前十名,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郭安华说着转身大步迈向桌子。

  “爸,不要,我求你,我求你!”,郭墨急忙上去拉郭安华的胳膊,郭安华一把甩开,将郭墨摔倒在地上,一把拿起桌子上的书稿,用力一挥,书稿在整个客厅散落,郭墨哭着跪在地上,看着自己一笔一笔写的东西就这么甩在了地上,成了垃圾。

  而郭安华不知道的是,自己这一甩,甩掉了郭墨的梦想,而甩掉了自己和儿子只见的温情。

  郭安华用力的踩着地上的稿纸,“我告诉你,你从今天开始,只有学习!这些的垃圾,什么小说,想都不要想!”。

  郭十二看着跪在地上哭泣的自己和用力踩踏自己梦想的父亲,心中的刚刚恢复的温情一下子便被扑灭了。

  “你们到底凭什么可以这样对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