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傲龙尺,消失了!
作者:享耳十二      更新:2019-05-31 10:39     
  月光下,红棕色的高塔显得是格外的诱人,而在里面的,就是所有人垂涎若渴的第六把神器,傲龙尺。

  斯基看了看周围,“大羊,咱们在这蹲了有一个多小时了,你说这周围有多少人?”。

  羊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在吐息的过程中慢慢睁开了眼睛,“五十人,有威胁的,二十人”。

  斯基点着头,“那就是说现在还不行,谁先动手谁就死”。

  “也不一定,就看有没有哪个搅屎棍敢出来搅和一下”。

  斯基皱了皱眉头,“如果说进去的就是搅屎棍的话,那咱们不就是。。。。。。”。

  “闭嘴!”。

  “大羊啊!你不会比喻就不要比喻嘛!”。

  “嘘!”,羊魄急忙阻止了斯基的嚎叫。

  “干嘛!”。

  “来人了!”,羊魄说着急忙看向高塔,只见一个人腰板挺的笔直,迈着就差一厘米就能扯到跨的步伐,径直向高塔走去,在高塔周围的五十多个强者,没有一个人去阻止这个人,一定要耐得住性子,不能急,大不了,就等这个人一出来,就把傲龙尺抢过来。

  “不急”羊魄看出来了斯基的兴奋,要是不控制他,一会直接蹦出去就不好了,斯诺慢慢的点了点头,“不急不急,我不急”。

  唐吉慢悠悠的走到了高塔下,左右看了看,“诶?这些人这么耐的住性子吗?那我就能进去了”,说着唐吉推开门走了进入高塔,高塔中没有什么灯光,只有两边的一些蜡烛,而不远处就是高塔内螺旋楼梯的入口,唐吉先是上下左右的看着,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放了个分身,“这样就行了”,说着走上了楼梯。

  “这附近最起码有五六十个人,各个都能分分钟把我弄死,我得小心一点,不然一会天上飞出来一条龙什么的,都能把我吓尿了”。

  “你怎么话这么多,不行就把语音麦关了!吵死个人”,队友麦中,李杜不耐烦的说着,

  唐吉完全不理会李杜,“这么艰险的任务,交给了我,说明什么,说明我的强大,不得不说,也只有我,才能够在这个时候,独领风骚啊”。

  不一会,唐吉就来到了高塔的最顶端,刚一上来,眼前翠绿色的傲龙尺就出现在眼前,不得不说,真的好看,唐吉急忙跑到跟前,“太好看了”。

  “你动作快一点!”,李杜实在受不了,于是急忙催促道。

  “哎呀,知道了,你就是想我了,我这就回来”,唐吉说着,从背后掏出前妻,用前妻的枪口伸进去戳了戳傲龙尺,见没事,便将前妻收回了,一把将傲龙尺拿了起来,刚一拿起来,一条翠绿色的龙便顺着唐吉的后背绕在了唐吉的右臂上。

  “怪不得是神器”,唐吉惊叹于傲龙尺的特效,惊叹归惊叹,唐吉还是要办正事,于是唐吉慢慢的走向窗户边,一翻身,爬上了高塔的塔顶。

  “他到底要做什么!”周围的人都惊呆了,斯基看着爬上了高塔顶端的唐吉,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人,好有意思啊!”。

  “越有意思的人,就越会制造麻烦”,羊魄说着,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扔掉,一直站立的,带着蓝紫色狼首面具的白羊映入眼帘,白羊的右手握着一把黑色的弓箭,这就是十二魄的羊魄,双生。

  双生抬起弓,“必要时刻,就要把有意思抹杀掉”。

  这个时候,唐吉站在塔顶转了一圈,突然站稳鞠了一躬,像是告诉周围的人,你们看,你们不拿我就拿了,然后唐吉就消失了。

  消失了!

  消失了!

  没错就是消失了!

  塔顶上一下子就没有了唐吉的身影,正当所有人懵逼的时候,很远出突然散发着绿光,“在那里!”,一时间,原本在高塔的大部分人涌向散发绿光的地方。

  斯基垫着脚尖,“这一下可够远的,那咱们就走吧”。

  “不急”,双生说道,“我总感觉那里怪怪的”。

  “哪里怪了?那小子说白了就是挑衅,目中无人,要是让我抓住,我就挠他痒痒,挠到他哭!”。

  双生看着高塔,又看了看绿光散发的地方,“去高塔看看”。

  “啊?干嘛?”。

  “眼见为实”,双生说着,便跳下树枝,向高塔走去,斯基是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傲龙尺都离的这么远了,虽然不耐烦,但还是乖乖地和双生走进了高塔内,一进高塔,双生就不停的四处看着,斯基则是顺着楼梯直接跑上顶端。

  “大羊,没有啊!什么都没有”,斯基站在高塔顶端大喊着。

  双生依旧是左右看着,突然,眼睛盯着一个隐蔽的角落,慢慢走了过去,走到非常慢,双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突然,双生停了下来,慢慢的抬起左手,想要去摸眼前,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双生回头一看,原来是贝利尔。

  “你们好勤快啊,进来的这么早”,贝利尔揉了揉眼睛,“所有,还有什么东西吗?”。

  双生放下已经抬起来的手,“没有了”。

  “是嘛”,贝利尔说着径直朝双生走了过来,“可是,我总是感觉,这里还有什么东西,难道说?是我猜错了”。

  “没有”,双生说着挡在了贝利尔的面前,斯基这个时候也跳了下来,“瞌睡虫,你不会觉得你可以一打二吧?”。

  贝利尔耳一听便笑了起来,“诶呀,花绮罗这个家伙,就算是路痴,也应该到了吧”,贝利尔话音刚落,“嘭”的一声,高塔大门处就发生了爆炸,烟雾中,花绮罗扛着棒球棍走了进来,“那个死兔子!在哪!”。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斗篷的人悄悄地落在了高塔的顶端上,“这个计划确实不错,但是总有骗不过的人,傲龙尺,就没出过这高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