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你就是个弟弟!
作者:享耳十二      更新:2019-05-31 10:39     
  梁瑞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捋了捋头发,“糟了,上班迟到了!”,刚说完,梁瑞就愣住了,慢慢的环视四周,看着房间内的装修,这不是梁瑞的家里,梁瑞只感到头疼,急忙用手捂着头,“昨天从饭店出来,发生什么?我怎么不记得”。

  “啊,你醒了”。

  突然地上传上来一个声音,“哟,你醒了”。

  “咚!”,梁瑞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枕头扔到了发出声音的地方,接着跳上去,直接开始踩,用力的踩着。

  这个动作持续了十分钟,梁瑞才慢慢睁开眼睛看看地上到底是什么人。

  只见刘波捂着脑袋趴在地上,“我的姑奶奶,你真的是要是杀我”。

  梁瑞一见是刘波,先是急忙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很好,衣服好好的穿着,然后慢慢的坐在床边,用脚点了点刘波的背,“没事吧”。

  “没事没事,还有半条命,看在这是你第一次和男性住一间屋子的情况下,我就原谅你了”。

  梁瑞十分惊恐,“你怎么知道我这是第一次。。。。。”。

  刘波慢慢坐起来,“你告诉我的,你忘了?不会吧,你昨天回来的时候还很清醒,说的一套一套的,你那个时候没醉啊?”。

  “我说了什么?”。

  “你记不起来了?嘻嘻”。

  梁瑞双眼怒视刘波,“我建议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你走不出这个们,我就是死也要把你拉上”。

  “别别别,我是怕了你了,我给你讲就是了”。

  梁瑞和刘波从电影院走了出来。

  “这电影还挺好看的,不过没想到,你竟然会在饭店门口把我叫住来看电影”,刘波一边说着一边挠着头,“现在也才五点,不过女孩子还是早点回家的好,我送你吧”。

  “你酒量怎么样?”,梁瑞看着刘波。

  “啊?我挺好的,成年男性中等的量吧,你要干嘛?”。

  梁瑞叹了一口气,“那孩子就这么走了,我一个人回去很不开心,你要是没事,就陪我喝一杯”。

  “喝一杯倒是没什么,主要是你能喝吗?”。

  “我二十五年来,还没有醉过”。

  梁瑞这一句话吓得刘波虎躯一震,“呦,没想到遇到对手了,走起,大姐,您对这熟,您说去哪?”。

  梁瑞楞了一下,“那你和我走吧”。

  “得嘞,自从来西安,还没好好去西安的酒吧和夜店里面玩过,这机会不错”。

  二十分钟后,刘波和梁瑞坐在了路边烧烤的椅子上,刘波不停地看向四周,“这。。。。。。这。。。。。。在这喝?”。

  “这怎么了?我就喜欢这”,梁瑞说着招呼服务员,“鸡翅,牛肚,鸡胗,烤茄子。。。。。”。

  刘波看着梁瑞点了这么多烧烤,就是没点酒,“咱们还喝酒吗?”。

  梁瑞一愣,光想着吃了,忘了点酒,但是气场不能丢,“你想喝什么你自己点啊,一个男人,婆婆妈妈”。

  梁瑞着一番话,把服务员都逗笑了。

  刘波也笑着说道,“这不你是东家嘛,我怎么好意思,那服务员,一箱啤酒,牌子你随便拿”。

  “行”,服务员笑着便离开了。

  “其实你应该要两箱”,梁瑞说到,“一箱都不够我喝”。

  “你这么厉害吗!”。

  “最多就是有点撑”。

  话正说着,服务员便把酒拿上来了,梁瑞看着这一箱酒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和我平时喝的不一样,怎么是绿色的,算了不管了,喝!”。

  “叮”,房间门打开,梁瑞晃悠悠的坐在了房间的床上,刘波关好门,到卫生间洗了把脸,“你洗脸吗?”。

  连着问了三四次,梁瑞还是不做声,于是刘波赶忙擦了脸走到梁瑞面前,“喝高了?”。

  梁瑞突然抬起头,脸虽然红扑扑的,但是眼神却有着格外的光芒,“坐下!”。

  “啊?”。

  “坐下,就这!”,梁瑞指着自己面前的地面,刘波也听话,一下子就坐了下去。

  “你知道吗?这可是我二十五年来,第一次和男的住一间房,而且,我二十五年来,第一次的吻也是你,你说你,怎么运气这么好?”。

  “吻?你不会说的是游戏里面,那是游戏,你得分清,怪不得你打我打的那么恨”。

  “一样!就一样,我护了这么多年,就是想有朝一日,我可以给他,没想到被你给抢了,你真是个混蛋,他!也是个混蛋”。

  刘波看着说话的梁瑞,心中的一丝暖意涌上心头,我知道你很可爱,没想到你这么可爱,“所以另一个混蛋是谁啊?”。

  “他?他就是个王八蛋,我哪里比不上男人,他放着我不要,非要喜欢男人,他知不知道,他有多辛苦,一步没走好,就是身败名裂”,梁瑞说着哭了起来,“明明选择我,他可以过得很舒服”。

  “比起风险,他选择了心,值得高兴,他选择心的同时,你也选择了心,在做他的后盾,时刻都在担心他,你们都是很好的人”,刘波笑着说道。

  “你这么说,那你的心?”。

  “我的呀,早就死了,没有目标,没有价值,我只是一个会排泄的垃圾”。

  “的确,你就是一个垃圾,一个我挺喜欢的垃圾”。

  嗯?

  刘波突然眉头一皱,接着说道,“你喝多了”。

  “其实我知道,你每次都是有在保护我,说实话,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原来这就是被保护的感觉”。

  “原来你是喜欢我保护你啊,我还以为你是喜欢我呢?”。

  “理论上来说,喜欢是对于对方特定的点的追求,这个点有很多,为什么就不能是保护呢?就像有人喜欢钱,只要钱这个点在,便会一直喜欢,都是喜欢,没什么区别”。

  刘波听着点点头,“有道理,我也挺喜欢你的,就和妹妹一样,斗嘴也很开心”。

  “妹妹,谁要当妹妹,我是姐姐”。

  “你这某方面觉醒吗?喝了酒之后”。

  梁瑞突然站了起来,“你管我,你就是个弟弟,你明白吗?你就是个弟弟!你就是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