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宠妻无度
作者:只今      更新:2020-07-29 17:07     
  画堂归正文卷第790章宠妻无度790

  阴雨绵绵,凉州城难得下这样的连天雨。

  卫宜宁和钟野坐在廊下的椅子上,她穿着粉白相间的宽松衣裙,乌油油的鬓边压着一朵浅黄的蔷薇。

  钟野手里拿着一封信在读,卫宜宁脸上是娇憨与羞涩的神情。

  “哎呀,别再读啦!直接让我看一遍就行了。”卫宜宁红着脸轻轻抱怨:“真是让人难为情。”

  钟野却故意逗她,一本正经的说:“这是祖母特意给我写的回信,上头还说让我一条一条的念给你听,要你和我都记牢了。我怎么能不听话呢?”

  原来上一次钟野亲自写信给朱太夫人,禀告卫宜宁有孕的事情。

  朱太夫人知道了当然高兴,于是便让卫宏安将自己的叮咛一一写下来寄到凉州。

  因为是钟野写的信,所以回信自然也就给钟野回了。

  “你听听这个,祖母说了怀孕的时候少做针线活。因为做针线太费眼睛,而眼睛与肝相关,用眼太过会伤肝。肝主藏血,伤肝即是伤血,血脉虚弱必会导致胎儿先天不足……”钟野一字不落的读给卫宜宁听。

  “知道了,知道了。”卫宜宁脸皱成了一团:“祖母这封信的意思总结起来就是两件事不许做。”

  “哎,怎么是两件事?”钟野纳闷道:“我没细数,不过总得有几十条吧。”

  “这也不许做,那也不许做,可不是两条么。”卫宜宁委屈的吸吸鼻子:“本来你就已经什么都不让我做了,如今有了祖母的话,你更是有恃无恐了。”

  “这就是如来佛祖的符咒,专压你这个小猴子的。”钟野把手里的信晃了晃说:“祖母还说了你不可以吃的太油腻,更是忌煎烤油炸之物。一会儿烤肉不可以吃太多,容易上火。”

  本来说好了今天会在廊下烤肉,炭盆和炙子都已经准备好了,卫宜宁想吃这个已经好多天了。

  “那我只要两根羊排半条羊腿,”卫宜宁跟钟野打商量:“这总行了吧?”

  “说好了就这么多,不可以再多吃,每块肉都要用生菜裹着,可以解腻。”钟野说。

  虽然钟野很忙,可是卫宜宁的每一餐饭他都要过问,太清淡了,怕营养不够,太油腻了又怕上火。

  就比如卫宜宁近来一直想吃烤羊肉,可羊肉这东西属性偏热,如今又是三伏时节,所以钟野一直扣着没让她吃,赶上这两天一直下雨,天气潮湿,这才答应给她烤肉。

  卫宜宁坐在上风向,碳盆里腾起的烟根本呛不到她。

  这时双叶和小舍儿把腌制好的羊肉用瓷盆端了过来,这都是钟野提前亲手准备好的,因为卫宜宁最爱吃他做的烤肉。

  羊肉被放在炙子上,汁水滴在炭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卫宜宁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

  钟野失笑道:“好一只小馋猫,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吧?”

  “才没有。”卫宜宁嘴硬道:“我是怕烤糊了。”

  说完还咽了口口水,惹得钟野哈哈大笑起来。

  “你看公爷多疼夫人啊!”站在一旁的双叶和灵芝小声说。

  因为用不上她们帮忙,所以只能在一边看着。

  “咱们夫人可真是好命。”灵芝也羡慕极了:“想当初我刚进府来的时候,见公爷亲手给夫人洗脚,当时还真是吓了一跳。”

  “是呀!我爹的脾气还算是好的,可气急了的时候还会骂我娘。”双叶道:“公爷对夫人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

  “谁说的,他管我管的可严了。”卫宜宁的耳朵尖,已经将两个丫鬟的对话都听去了:“你们是没看他凶我的时候。”

  “不准胡说,我什么时候凶过你,”钟野赶紧出声为自己辩白。

  “就是有,”卫宜宁还要再往下说,钟野只好威胁她:“不想吃烤羊肉了,是不是?”

  卫宜也没办法只好屈服,吃人嘴短,看在烤肉的份上,只好闭嘴不说了。

  羊排熟的早,看看差不多了钟野就撒上自己秘制的香料。

  盘子里放上一条羊排递给卫宜宁:“小馋猫别烫了。”

  卫宜宁赶紧接过来,烤肉的香味儿让她不禁眯起的眼睛。

  稍微吹了吹,就用生菜叶裹着,大口吃起来。

  “慢一点儿,喝口水。”钟野宠爱的摇着头说:“没人和你抢。”

  “好吃好吃,”卫宜宁边吃边点头:“公爷的手艺真绝了。”

  “少拍我的马屁,只有之前说好那么多,不准多吃。”钟野笑道:“我叫人给你熬了粥,不能光吃肉。”

  不过,卫宜宁虽然答应的好。可是在吃完了规定的那些肉之后,到底死缠烂打,又多吃了一条羊排。

  “小爪子弄得油津津的,别往衣服上蹭。”钟野自己洗完了手,开始给卫宜宁擦手擦嘴。

  “我还有手吗?”卫宜宁甜蜜的抱怨:“已经让你养的没手没脚了。”

  “所以说你这是小爪子。”钟野作势要把卫宜宁擦干净的手咬一口,卫宜宁本能的缩了回去。

  “我扶你起来,在廊下走一走。”钟野说:“吃了一肚子的肉,先别睡。”

  卫宜宁却已经哈欠连天了,强睁着泪蒙蒙的眼睛说:“我现在吃饱了就困,控制不住。”

  “那也略等一等再睡。”钟野道:“否则积食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等卫宜宁午睡醒了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只是天还阴着。

  钟野没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刻刀正在雕刻什么。

  听卫生就醒了,就转过脸来,笑着问她:“睡醒了,口渴吗?”

  “公爷做什么呢?”卫宜宁好奇地问。

  “给孩子做个小玩意儿。”钟野把手一摊,手掌上是一只没做完的小拨浪鼓。

  “也不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卫宜宁轻轻摸着自己还没有隆起的小腹说:“我娘说,我小时候很淘气的,拨浪鼓不知摔坏多少个。”

  “早知道你是我媳妇,我就该去智勇公府早早认亲,”钟野笑着说:“害得我等了将近三十年。”

  “真要那样,我爹一定把你赶出去。”卫宜宁也笑:“我又没同你定娃娃亲。”

  n.